國產劇《城市戀人》第13-14集分集劇情介紹(第1-14集,共32集)

第13-14集


  城市戀人第13集劇情介紹

  富霜霜極力勸說丁遇鋒獨自承接Michael的派對項目,遇鋒因師徒之情不願撇下馬允,馬允雖然氣惱富霜霜,但他是個識時務的人,看到風向不對立即主動幫助丁遇鋒,為他的泳裝策劃打下手。

  廖燕蝶暈倒進醫院,李院長要她注意身體,否則會影響結婚生子,因為她母親就是因為低血糖綜合症過世的。

  丁遇鋒策劃的泳裝派對大獲成功,連上三家媒體的頭版頭條,同事們紛紛向他表示祝賀,一向不苟言笑的廖燕蝶也在眾人麵前對他露出讚賞的微笑。葉鶯提醒他小心馬允有問題,沉浸在成功喜悅中的丁遇鋒沒有當真。羅丹對公司製度置若罔聞,一心走富豪路線的她居然拿到了黃氏集團的年會策劃,把徐主管給樂壞了。

  坤少帶人明目張膽地搶了明浩手下的瓷瓶,明浩卻在酒吧繼續和耀文胡鬧,澤楷則滿懷心事在一邊喝悶酒。徐主管用四萬元買了個將軍壺,坤少開玩笑說想要,徐主管則稱君子不奪人所好使得坤少不悅。

  公司例會上,廖燕蝶表揚丁遇鋒的泳裝項目做的好,徐主管則炫耀地拿出羅丹的黃氏集團年會派對項目,黃氏集團在商界的地位舉足輕重,羅丹又小小的得意了一回。但她攪黃了張厚厚的婚禮派對,損失卻要由葉鶯承擔,這讓直脾氣的葉鶯很不爽,例會結束後,葉鶯責問徐主管羅丹這件事,徐主管卻說這本來就是你的事。廖燕蝶看得明白,卻不動聲色。

  舍舍穿著樸素去高檔會所消費被人說會員卡是撿的,她向遇鋒抱怨,遇鋒則要她注意外表,說這也是對別人的尊重。舍舍嘴上說不要別人尊重,但還是去商場買了條漂亮的新裙子。她穿著新裙子去公司找丁遇鋒,正好碰倒他和富霜霜吃飯。富霜霜假裝誤會她倆是兄妹,舍舍敏感地覺出她是故意的,神經大條的丁遇鋒卻說她胡思亂想。

  富霜霜邀請兩人去自己的頒獎典禮,順便幫丁遇鋒引薦其他明星,舍舍說她請自己是為了要羞辱自己,遇鋒笑她有被害妄想症。

  廖燕蝶和遇鋒一起買花看病人,遇鋒建議她買康乃馨而不要選香味濃鬱的百合,燕蝶說自己對花也越來越有興趣,打算也開個花店。於廠長又找威娜表白,威娜對他沒有第一次那麽反感,但還是不能接受他。

  富霜霜給舍舍送了件黑色晚禮服,單純的舍舍對她的敵意一下就消失了,可就在舍舍滿懷欣喜要去晚會時,丁遇鋒卻接到富霜霜的電話,說舍舍的禮服和明星撞衫。舍舍知道這一定是富霜霜刻意為之,丁遇鋒卻說她想多了,舍舍氣他不向著自己和他鬧,結果兩人不歡而散。

  廖澤楷在車上看到舍舍獨自徘徊的身影大喜過望,邀請她去頒獎晚會。紅毯外,澤楷發現舍舍撞衫女星麗莎,他靈活應變,用幾個小物件打造出了一個光芒四射、完全不一樣的舍舍,他和舍舍成了媒體追拍的焦點,連麗莎也主動過來合影。

  晚會結束後遇鋒要帶舍舍回家,明浩耀文一個自稱保鏢一個說是經紀人攔著不讓走。

  城市戀人第14集劇情介紹

  丁遇鋒一手製住耀文,舍舍卻當著眾人的麵讓他鬆手,然後跟著廖澤楷三人離開,富霜霜則把丁遇鋒送回家,並假裝隨意地問起他的家人。廖澤楷三人送舍舍回家,遠遠見到林奇,嚇得他掉頭就跑。

  舍舍還在生遇鋒的氣,寧願寫紙條也不和他說話,丁遇鋒回想起舍舍和澤楷在一起的情景覺得很無奈。

  第二天,廖澤楷約舍舍在公園見麵,舍舍不停地看手機讓他很不滿,搶過手機就關了。兩人對金錢的看法不同,並為此吵鬧不休,可最終誰也說服不了誰。廖澤楷想盡辦法哄舍舍開心,吃喝玩樂的招都使盡了,但舍舍還是時刻惦記著丁遇鋒,讓廖澤楷鬱悶不已。

  徐主管帶坤少去見識一個隱秘的古玩交易市場,坤少對古玩的興趣越來越大。

  小圖和方婷二人因為項目預算超標的事互掐,誰都不願意減少自己的創意預算,女同事提醒他們如果不降低成本項目在徐主管那兒就得斃掉。女同事在小圖麵前裝可憐,成功博得他的同情,小圖表示以後一定會竭盡所能幫助她,女同事暗暗竊喜。

  葉鶯總覺得泳裝派對後續會有什麽事發生,擔心遇鋒像自己過去一樣吃啞巴虧,遇鋒卻說什麽事都沒發生令她感到奇怪。

  遇鋒去見燕蝶,告訴她富霜霜把旗下嘎納女星張嘉文的慶功派對交給他做,他想試試自己獨立執行又擔心自己能力不夠,燕蝶鼓勵他要有自信,遇鋒決定放手去做。

  羅丹和Peter發生關係被張厚厚逮個正著,兩個女人廝打在一起。廖燕蝶接到張厚厚的電話立即趕到現場,張厚厚要求3派公司賠償她的精神損失,並揚言要用手機裏的照片讓羅丹、Peter身敗名裂,廖燕蝶提醒她Peter隻是她的未婚夫、兩人並沒有婚姻關係,張厚厚呆立當場。

  燕蝶為羅丹的事狠狠批評了徐主管,但徐主管拿羅丹也沒辦法,隻能打落牙齒和血吞。公司剛有好轉就發生這樣的事令燕蝶急怒攻心,她低血糖病發,尤方威娜把她送到醫院。清晨燕蝶醒來,發現遇鋒整夜守在她的床邊,一種莫名的情愫在心底滋生。丁遇鋒心疼她為羅丹的事氣壞身體,認為不值得,燕蝶則道出羅丹坎坷的人生經曆,認為羅丹隻是想找回過去的自己,並沒有那麽壞。

  耀文約潔倩吃飯被拒,他巧言遊說,可潔倩始終不為所動,耀文既覺得挫敗又若有所思。

  羅丹來到養老院,質問院長為什麽擅自對母親做電擊,並要求轉院,黑心院長則表示求之不得。徐主管讓羅丹把黃氏集團的項目讓給自己,羅丹毫不理會,堅持自己策劃。